纪实;专业反传销老师梁星,解救(反洗脑)合肥传销的四川巴中女大学生…

来源:原创  作者:梁星 发布时间: 2020-03-13

纪实;专业反传销老师梁星,解救(反洗脑)合肥传销的四川巴中女大学生……

2015年元月28日,寒冬腊月的四川,处处可以嗅到“四川烤腊肉”的特色香味,对于四川人来说,两样特色食材是他们必不可少的,一个就是文明全国的四川火锅,另外就是四川的烤腊肉了,不过在四川巴中市巴州区的一户普通家庭中,今年似乎很不顺,因为……,他们家中的大女儿刚从刚从大学毕业就被男友骗进安徽合肥从事传销活动,并且被深度洗脑,前不久又将自己还在读书的小儿子也给骗到合肥了,好在小儿子进入传销之后并没有被洗脑成功,而是先装作顺从传销组织,然后在不惊动传销组织的情况下,私底下偷偷联系家里人,与家里人沟通他被姐姐骗至合肥传销一事,家人在得知此事后十份着急,对于此事也是手足无措,好在,小儿子在与家人沟通商议如何挽救姐姐的同时,他一边上网查询关于合肥传销的先关信息,一边联系联系了我们专业反传销老师,我们在得知他们的遭遇后,先是安抚他们家属的情绪,然后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并安排和指导他们家属如何采取有效的挽救措施工作。
 
当传销组织和受害人还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的情况下,我们安排家属先前往合肥传销组织当地位置,但是先不要惊动传销组织和受害人,通过还在传销窝点的小儿子获取传销窝点具体位置,然后联系当地警方协助把受害人强制从传销窝点带离,在脱离传销组织后,家属先把受害人强制带回家中,并且切断其通讯,防止受害人因深度洗脑后继续联系传销组织,避免传销组织使坏继续远程遥控指挥受害人与家属对抗,先前我们第一步就是把受害人顺顺利利的带回家,然后在做下一步工作。
 
由于受害人是被传销组织深度洗脑,受害人本人是不认为自己有错的,也不认为自己做的就是传销,受害人认为是家里人不懂她做的行业,是不理解她,不支持她,不懂她,是家里人阻挡了她发财致富的美好前途,所以受害人回家后,情绪特别激动,先是在家连续几天都不吃不喝,也不怎么理会家里人,特别是对自己弟弟非常反感,认为自己不被家人理解和被家人误会了自己,这一切都是弟弟的错!家里人谁和她谈都是一顿臭骂,就连父母苦言相劝也一样无动于衷,而且越劝受害人越激动和反感,后来就干脆是直接把自己所在房间里面不出来了,其实先前我们在指导家属的时候就已经给家属讲到了受害人回家后家属一定不要自己劝说,由于家属不懂传销和专业反传销、反洗脑知识,越是劝说肯定是会把事情搞得越是糟糕,但是家属由于不了解这些,他们在受害人回家之后想着的是已经离开传销了就家人自己好好劝劝就没事了,哪里能想到传销洗脑的魔力竟然这么大,硬是把一个曾经乖巧懂事的“小棉袄”给弄得和家里人反目成仇!
 
在家属自己苦劝无果并且把事态进一步恶化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无奈,只好是又再次联系我们专业反传销老师寻求帮助。
 
在我们了解完受害人回家几天的基本情况后,我们先是给家属解释受害人为什么不听劝和家属为什么无法劝解受害人的原因,然后再给家属安排对受害人进行专业的反传销反洗脑思想工作的计划,我们专业反传销老师给受害人做反洗脑思想工作是必须面对面一对一沟通处理的,所以我们只能是去到受害人所在位置才可以,一番商议后,我们决定次日便出发前往四川巴中受害人家属那边去。
梁星拍摄于2015年反传销旅途,四川达州火车站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然后中转四川达州乘坐旅行大巴车两个半小时,终于在临近午饭时间到达巴中市,下车之后就在路边小摊随便吃点东西便先赶往家属给我们安排的酒店,在酒店里,还有我们反传销的一位老前辈也在,此次救助工作情况比较复杂,任务难度比较大,所以这次是我和我们另外一位前辈一同处理,其实;这位前辈不是别人,而是我的恩师,【“吴俊(代号:反传销利剑)”,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创始人之一;也是中国最早的第一批职业反传销人士,从2006年便组织广大志愿者从事专业专职的反传销工作,在反传销领域可谓是举足轻重的。】在与恩师汇合后,简单寒暄几句,我们便在酒店商议大概的工作计划和受害人的反洗脑工作框架,具体的细节就等受害人家属过来和我们详细商议了。
 
午饭过后,受害者家属也来到酒店与我们汇合,过来的是受害人父亲,一眼看上去就是愁容满面、心力交瘁的样子,对于女儿进传销后的变化以及现状,可见家属也是十分煎熬的,在我们先安慰这位可怜的老父亲后,我们便详细的了解受害人的情况,通过受害人的父亲,我们得知,受害人是才从大学毕业的应届生,今年22岁,刚毕业就被自己男友给骗去合肥了,做的是属于南派传销,是现在新型传销的一种,区别于传统控制人身自由的传销完全不同,最早是从广西地区分支过来的,也叫1040阳光工程(或称:1040工程,资本运作,自愿连锁经营,商务商会,国家西部大开发工程,人力资源连锁业,虚拟经济……),此传销组织声称:投资69800元,两到三年便可回报1040万!所以,1040传销,这个名字也就是这么来的……
 
受害人2014年的7月份就去了合肥,在被传销组织深度洗脑成功后,谎称自己在合肥和男友等大学同学创业,以创业需要资金为由,从父母手中骗去了加入传销组织所需的69800元,加上父母担心女儿在外面创业艰苦所多给的钱,一共有近八万余元,受害人加入传销后首先并不是邀约自己的家人过去合肥传销,而是把自己在大学里面的好闺蜜与同学等人骗了过去,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家里人对女儿在合肥从事违法传销活动的事情完全一无所知!
若不是因为家里的小儿子大学放寒假了,说是在家里无聊没事做,被女儿给骗去合肥传销,然后小儿子给家里人说道自己女儿传销的事,家里人都不会知道这个事情,在家属得知女儿进传销的时候,半年多时间,女儿(受害人)在传销组织当中已经是属于经理级别了,完完全全的属于是传销里面的一个小头目,据目前得知和掌握的情况知道,女儿下线都已经好几个了,都是大学同学和大学同学的家里人,受害人先不急着邀约家里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主要是家里人自己老妈那边有在执法部门工作的娘家人,传销组织一般也不会轻易的让成员邀约家里有执法部门的亲属过来的,这次邀约自己弟弟,也是出于偶然的机会和传销组织认为受害人是个姐姐有一定的力度能压制自己弟弟的原因,认为受害人可以有把握掌控弟弟不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只是他们传销组织算错了这一步而已!
 
在我们详细了解完情况之后,就和家属商议对受害人做反洗脑思想工作的具体方案,由于受害人目前情绪比较激动,状态也是十分不稳定,对于家人的态度也是非常冷淡,为了能顺利的与受害人“搭桥”,我们商议这次做工作由受害人的舅舅一起过来协助配合我们的介入工作,由于受害人十分抵制和排斥任何人给她谈她在合肥的事情,我们准备先安排一个饭局来先缓和受害人与家人的关系与紧张气氛,然后在饭局上我和我的恩师两人配合着表演,并与受害人沟通交流来引起受害人的兴趣,一是缓和这段时间的紧张气氛,二是为接下来正式给受害人做反洗脑思想工作的准备和铺垫工作,先前打好基础,后面便事半功倍!
 
饭局过后,由于我与恩师的完美配合演出,成功的引起了受害人的注意与兴趣,我们一起围坐在家属客厅,先由恩师开头,一口浓重的云贵川地方土话,这就开始了,和受害人谈及合肥传销(行业)的一些事情,受害人也是很认真的在聆听,感同身受的与受害人交心,现身说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和受害人沟通,讲述自己当初也是不被家人支持和理解等过程的时候,引起受害人的强烈共鸣,,,见受害人的状态已经是非常稳定和心情比较不错了,这个时候变恩师一个眼神,我便心领神会,换我上前与受害人谈及传销组织更深层次的问题,继续构建思维引导方向,把受害人的思维引导到反向思考此行业诸多疑点和问题上来,并继续和受害人解密传销高层的黑幕和传销组织不为人知的骗局真相,以及传销组织骗人的操作手法与真实原因,并且是拿出实质的依据和证据来证明……
四川巴中在合肥做传销的女大学生
经过我和恩师一同近六个小时的接力奋战后,受害人逐渐慢慢醒悟,清醒明白过来传销骗局的受害人如梦初醒一般,十分懊悔自己当初一时糊涂,轻信了传销组织的谎言,并把自己最要好的闺蜜同学等也都纷纷骗入其中,而且因为此事还与最疼爱自己的父母也闹得不可开交,清醒过后的受害人自己也讲述了她在做传销过程当中对行业的怀疑与行业存在的疑点……等等,只可惜在传销这个行业里面大家都是相互隐瞒的,做传销的大多数都是被骗的受害者,也都是不明真相的,就算是自己有怀疑也找不到人来核实与查证,只能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在加上传销组织的头目又一直不断的蛊惑诱骗他们,每天都是把他们的时间安排在洗脑与被洗脑的工作者,这根本就没机会去让他们可以独立思考更多问题,受害人清醒后,自己也是讲述了很多心中的想法和对传销行业的看法,并且给自己父母和弟弟也都认错道歉,其实从这些也能看得出受害人确实是很乖巧的,若不是因为传销……
 
在和受害人做完反洗脑思想工作后,已经是深夜凌晨两点多钟了,我与恩师在给受害人及家属做好后续安排工作后,便与家属道别,回到酒店后的我俩,又继续安排下一场战斗的的行程……


儿子被骗长沙假天狮传销后深度洗脑不愿回家,可怜老父亲两月找了七次:http://www.fcx122.com/chenggonganli/20200304/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