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哥们骗进1040传销,离开时他说:我恨你一辈子,你害死我全家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 2020-03-23

1040工程,一个靠发展下线获取非法所得的传销,传销人员用谎言欺骗最亲的亲人,最好的朋友来拉人头。我被自己被好哥们骗进南京1040传销,在离开时,他对我说:你害死我全家,我恨你一辈子。

下面我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这段经历也让我和这个好哥们从此变成仇敌,希望大家给我分析下,我到底做得对不对,是不是我的做法让好哥们这么记恨我。

我跟我这哥们是高中同学,我们那时候坐同桌,他是我们班学习成绩第一名,而我是班里成绩倒前数几名,但就是这么巧,我们在一起做了两年多的同桌。

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一所上海特别厉害的大学。在大学里,他参加学生会,担任班级班长,甚至学校教导员。可能是因为家里穷,所以他特别努力,也有很强的演讲功底,后来他被直接保送本校研究生。

毕业后,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他直接进中交某局的广州总部,在公司混的也很好,一年20多万的年薪。即便如此,他还是不甘心,嫌赚钱太慢了,短时间内也买不起房子。

他还有一个高中认识的同学,我不熟悉,也是我们那的人。他们两玩得挺好,也经常联系,说是在南京那边做贷款的。据说赚了不少钱,过年回家开的奔驰。这个同学一直和他说,让他去跟他一块干。他今年元旦去了南京一趟,在那待了七天左右。

回来后,我的好哥们和我说,他去南京考察得挺好,过年回家前把广州的工作辞了。他过年回家待到大年初三就从家里走了,还让我和他一起,但我比较念家,而且我也有我自己的来年计划,就没去。

 

后来他去了南京之后也和我偶尔联系,一直没有断过,他多次表达让我去南京一起发展。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就一直说以后要一起干个事情的,所以他叫我去南京一起发展我也没什么怀疑的。

今年四五月份我骑车去西藏,这中间他一直挺关心我的。骑行结束之后,我原本的工作早就辞了,所以想出去闯闯,加上他一直叫我去南京。一番思考之下,我从西藏回来在家待了几天之后就坐车去了南京。当时他催得挺急,我就买了6月7号的票到南京,我带了不少的行李,毕竟决定在南京发展了,而且在拉萨的时候我还把自己的自行车从拉萨寄到了南京。

 

到了南京之后,他一个人来接的我,他把我带到南京市江宁区天景山公寓春秀苑。当时我心里感觉好奇,因为我从拉萨寄自行车到南京的时候,他给的地址是南京市江宁区义乌小商品城城市之光。

两个地方离得有一两公里吧,那时候虽然心里好奇,但是还没有怀疑。到他屋里了,他屋里住了五个人,三间房,一个房里两个女的,一个房里两个男的,他自己一个屋,我就和他住一个屋。当时我就想着等在这边确定了就自己租个房子,别的也没多想什么。

接下来的三天就是玩,而且玩的时候同屋子的妹子也跟着一起,长得还不错。我这人挺懒的,这三天里,他们做饭还要每个人都做,我会做饭,但我嫌麻烦就说我不会做,这时候他们说我们一人教你一个就会了。这个屋里住的人都挺厉害的,后面再讲他们的人设。

我坚持说我不会做饭,因此吃完我就负责刷锅。每天吃得很不错,买一次菜都要上百,后面我感到不好意思,我自己去买了一次。到第三天中午,高潮来了。

我记得是6月10号,吃完饭后说领我见几个朋友,我说好啊,这时候我也没觉得什么。我哥们和屋子里的一个妹子带我一起,然后就在这个小区里面走了五分钟,到一栋楼下,然后打个电话说我们到了。

接着我们就进去了,进去之后是一个美女,和美女一聊还是我们一个高中的,我心里还想怎么会这么巧。然后美女就和我随便聊了,慢慢地说到连锁经营。大概聊了一个小时,她说有事,然后我们就走了。这时候我开始怀疑了,心里觉得不对劲,但也没说什么。

接着去了第二家,挨着没多远,但是路挺绕的。进门一看,又是一个女的,长得也不错,进去一聊又是我一个高中的 。这时候她就开始进入正题了,拿出来一张纸,给我讲五级三晋制。

我这人喜欢思考,我心里开始怀疑是传销了,这时候我就在观察我哥们,回想我来南京前前后后的所有经过。我想到和我们一起出来的那个漂亮妹子,还有屋子里别的几个人,都是有意安排的。

和我一起出来的漂亮妹子说是四川那边的,从小家里苦,还有一个哥哥。她特别优秀,还准备给他哥买房子的。另一个女的,胖胖的,性格很活泼,说家里很有钱,买个内衣都几千块的。

屋子其中一个男的个子挺矮,说在东北当过兵,经历过生死,但看着很老实。还有一个男子个子很高,应该是他们家长,整天穿着正装,说以前在学校是学生会主席,还做过某电视台记者,还剩一个人就是我哥们了。

这五个人,第一个女的负责给我心理压力,让我感觉到自卑,激发我的欲望。第二个女的负责让我开心,给我一种放松的氛围,让我放下防备心。第三个男的负责威慑我,给我一种潜在压力。第四个男的是老大,负责管他们的,感觉是成功人士。第五个就是我哥们了,负责提供给他们信息,所以他们都特别了解我,聊天真的是密不透风。

我心里想着屋子里的几个人,对于眼前美女所说的内容也没怎么听,美女说了有一个多小时,我不耐烦了,就说肚子疼,然后我朋友说走吧,去别的朋友那再看看。

这时候我不想去了,而且我也结合我刚才的回忆和分析,基本确定是传销了,但还是被他拉去了。带我见的第三个人是一个东北大汉,他说自己离过婚,当过兵,经历过生死什么的,说得挺唬人。

东北大汉问我:你一定觉得我们这是传销。

我说:怎么会呀,我说这是传销不算,你们说这是传销也不算,别人说了都不算,那得相关部门拿出证据才能证明啊!

听完我的回答,东北大汉就笑,我哥们和随行的美女也笑。后面的聊天,我也就敷衍着聊,一直到五点多。我说我肚子疼得厉害。我朋友还想让我听完,我就说真的疼得厉害。我这时候没骗他的,那会肚子真的疼。

后来我们就走了,但是在回去的路上我发现全程有一个女的跟着我们,也许是我想入非非。

回到屋里我就躺床上了,做饭的时候也没出去,等他们做好了,我就出去吃了个饭。吃完饭,他们还拉着我聊天,我就和他们聊啊,还和我下棋,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了。

忘了说,前面几天晚上也是一直玩得很晚,我感觉那几天累的很,整个人精疲力尽,现在想想可能也是那些传销人员故意这么做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好哥们睡一个床。这时候他就开始套我话了,因为我之前有过分析和思考,所以我就说你们这个是传销。

哥们听后,就给我各种解释,我也没说太多,我就说我明天回家。然后他就劝我先别回去,跟我谈什么感情啊,谈理想啊,谈过去啊。我就说累了,明天再说。

第四天早上我就不起来了,一直等他们屋里人走完,我就说走吧出去转转。出去后,我和哥们说请你吃饭,他还不吃。我感觉他已经被传销严重洗脑了,之后我们去总统府转了一会。

下午的时候,我想着我哥们不能就这样毁了,毕竟他做的是传销啊。当时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姐,因为他说过要让他姐也过来,我就想他姐来了肯定就走不了。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我决定还是告诉他姐,让他姐直接来把他弄走。我是躲着他偷偷摸摸发微信告诉他姐的,他姐很相信我, 说:我晚上开车来,明天早上直接到你们那里,你给我发地址。

下午吃饭的时候我想请哥们吃饭,结果他还是不吃,喝酒也不喝。然后我说我晚上不回你那了,这时候他脸色就变了,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毕竟他姐明天早上就来咯,我肯定还是要回去的。我这一天都在劝他,跟他分析了我所看到的,我也不说他做的1040工程就是传销,就说你做这个不行。

我说:你看你们屋里住了五个人,我要不来的话应该是六个,但每个屋都是一个被子,还都是两个行李箱,也没多少生活用品,一看就是经常搬家,而且住的人员也不固定,都是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还有你带我见的第一个女的,就是老乡,还挺漂亮,讲的也挺好,是个老手。第二个女孩还是老乡,但这个是新手,给我讲不敢看我眼睛,拿水杯喝水手会抖,而且经常喝水,这是新手紧张啊。第三个是一个东北大汉,他是吓唬我吗?还经历过生死,但我刚骑过川藏线,我还真不怕的,一看他就是外强中干的。还有去了三家,加上你们四家,用的都是统一的茶杯,电饭煲,烧水壶等等,你觉得可能吗,一看就是统一采购的。

我说了很多细节,他也不解释,就用那种你很白痴的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我,只笑不说话。后来,我说:你把你那个高中朋友,就是拉你进来的那个,咱都是老乡,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他说什么都不愿意,还说要我在这考察七天才能见他。我生气地说:看来是我级别不够啊,还见不到他啊,你约他出来,看我不打死他,好好的一个人被他毁了。

我说完这些后,他突然撵我走,让我买票回家。我心里想是不是他给传销领导汇报了,传销领导觉得我这样的人不行。他还说我现在给你买票,你晚上就走吧。

剧情反转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昨晚不是还一直劝我留下来继续看吗?今天我劝他回去,我却让我自己走。我心想他姐姐就要来了,我肯定不能现在买票走啊。他看我犹豫的样子, 竟然催我买票,还说现在就送我去火车站。我当然不会走,就说明天再走吧。现在回想起那一刻,想必是他使的欲擒故纵的伎俩吧。

他姐半夜到的南京,我给她发位置了,她姐把车就停在传销窝点所在的小区外面。早上六点的时候我醒了,和他姐说我们住在哪一栋楼,然后他姐就在楼下等着。我和她姐说你等会,我把他骗下去,就我们两个,不然有人跟着不好。

那时候有点早,我就和哥们说咱俩出去看看我的自行车,我自行车没气了,你给我借个气筒吧,他就去门卫那里借气筒。这时候我见到了他姐,说:等会我把他领到小区外面见面,这样也方便一些。

随后他姐回到小区外面停车的地方了,和他姐一起来的还有他表哥。来的时候我给他姐说了,让他找一个男的一起。等他从门卫那里回来,我就说我们出去吃个早餐去。

我们刚出去走到一半,他姐突然从后面揽着他,那时候他直接愣了有半分钟,都不敢相信。缓了有几分钟,他说话才顺畅的,不过我确实挺佩服他们这些做传销的人。

他之后就跟演戏一样,开始就说我,说我不讲信用,说我害他,还说我不但害了他,还害了好多人,反正就是各种怼我。我不搭理他,可是他越说越激动。

我说要不我们去车里说,刚开始他还不进车,后来说了半天,可能在马路上他也觉得影响不好,最后还是去了车里。到车里了,说不想见到我什么什么的不想听我说话什么的。我就下车买早餐去了,买完进车给他们几个都买了,但是也都没心情吃。

他姐问他在这干什么,他就说我给你三言两语讲不清楚,你在这待几天我领你转转,你就明白了。这时候他还想着把他姐留在这里,还说让我和他表哥两个开车回去吧,他姐不用我们管了。我们肯定不同意啊,我们都劝他一起回去。

这时候到了他展示真正技术的时候了,演技绝对炸裂,只是我们三个都知道他在演。

他开始打感情牌,讲小时候,讲父母,讲自己的付出等等,而且讲着讲着还哭出来,他姐也跟着哭。我和他表哥两个说不上话,他说我们两个坏话,各种瞧不起我们,贬低我们。和他姐说他都是为了家庭什么的。

他还说:你们都不理解我,连几天的时间都不给,我还要你们这友情,亲情有何用。随后就说什么断绝关系来威胁他姐。我们怕她姐真被他给说动了,这时候刚好他也接了一个电话,出去接的。

这时候我说要不直接把他抓上车带走,但他姐说这种方法不可行,万一在高速上闹起来了怎么办。我说要不报警,他姐又怕他会被记录在案。

最后我无奈地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现在劝他肯定是劝不走的,被传销洗脑太严重了。要不你就把他留这两年吧,两年赚不了钱可能就会回家了。这个传销也不限制自由,吃的还可以,安全性也没问题,那就让他待着吧,现在真的是无药可救。

而且再等会可能他姐也走不了了,我就让他们直接开车先找个地方等我,万一他真叫人了怎么办。随后他姐和表哥开车走了,我下车等着他打电话。

他打完电话过来一看车没了,我说你姐已经走了,别看了。这时候他又开始各种怼我,说我害死好多人啊。我也懒得再和他理论,平静地说:走吧,我回你屋拿我东西我也走,反正现在你也恨死我了。

然后我就回到屋里收拾东西,这时屋里已经没有人了,那两个美女和男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因为我来的时候是真打算待这的,所以带的东西比较多,我就叫了快递给我寄回郑州。快递员来了之后帮我一起从楼上拿东西,他就在一边冷漠地看着,我就想传销怎么会把人性变得这么快。

搬完了,我笑着说:你也不送送我啊。他说:我恨你一辈子,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我继续说: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他说:不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见你了。

最后可怜了我刚骑过川藏线的自行车了,我说你有时间给我寄一下吧,他说不可能的。唉,挺可惜,那辆自行车陪了我44天,是从郑州一路到拉萨的伙伴。

后来我就去找了他姐他们一起开车回了老家,在车上他一直给他姐发信息还打感情牌,还打电话和他姐说断绝关系。也给我发微信说了恨我之类的话,我也没有理他。

后来我问他姐,她姐说他还给他妈打电话,不过他姐也没告诉她妈他在南京干啥,怕刺激到他妈了,毕竟他爸刚去世一年。本来下个月是他爸的忌日的,可是他也没有回来,一直到现在再也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做法欠妥,所以才让曾经的好哥们这么恨我,朋友们,你们给我分析下,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